笔趣阁小说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我,天龙人!高文在线阅读 - 一百二十六章 神避! (没有理由,也要加更!)

一百二十六章 神避! (没有理由,也要加更!)

        听见高文毫无威慑力的威胁,四周众人配合的翻了翻白眼儿。

        祗园一边抿嘴轻笑,她一边惬意的说道。

        “是啊,好可怕啊大人,那可是整整一半的年金。

        一年三十亿贝利都被扣掉的话,我们就只能少买两个半的马尔科了啊~。”

        说到这儿,祗园拎着清酒,    朝高文提了一杯。

        高文笑着喝下口酒,放下杯子,他转向弗兰奇和艾斯巴古,问到。

        “对了,玄鸟号造价是七千二百亿左右,这是成本价吧?”

        “当然,    大人!”

        艾斯巴古立马一震。

        “我可绝不会在咱们的船里贪墨预算,    我更不是那种鼠目寸光之人,大人尽管放心,    账目我早已经交给卡莉法小姐了!”

        “哈哈,不必紧张,我不是这个意思。”

        高文对艾斯巴古摆了摆手。

        “我的意思是,造一艘和玄鸟号差不多的船,但不需要我们这艘里包含的特殊科技。

        就是让船除了足够大,装潢足够奢华以外,不需要什么翅膀啊,喷气装置啊,这一类提高预算的东西。

        那你觉得,一艘正常提供给我那些族人的巨型游轮,成本造价应该在多少左右?”

        “我明白了!”

        艾斯巴古点一点头。

        “在制造玄鸟号的同时,我已经考虑过这个问题了,所以我特意在心里做了备案。

        如果抛开用于战斗和特殊加速,同时更没有三栖能力的普通大船,成本价只需要两千二百亿左右,就算加装豪华装潢,预算也不会超过两千八百亿贝利。”

        说到这里,    艾斯巴古指了指玄鸟号的翅膀。

        “这双翅膀真的花了很大的价钱,无论是制造翅膀的材料,还是保证翅膀规律活动的机械,又或者让翅膀不至于过度磨损的亚当树脂。

        单单是这双翅膀,就已经达到了比船只本身还要昂贵的程度!”

        只见艾斯巴古狠狠一瞪弗兰奇。

        “这也是第一份造船预算只有三千亿贝利的原因,翅膀的创意来源于弗兰奇的突发奇想!”

        “但这个突发奇想让玄鸟突破了大海的限制,这就够了。”

        高文开口打断了艾斯巴古的抱怨,随后他沉思片刻。

        “成本三千亿,那等罗兹瓦德赴宴以后,我就宣称我购买船只花费一万亿整了。

        毕竟大船的基础价格实在太高,就连天龙人也不容易承受,一艘船大约七千亿的利润,抛开工时和工费,已经是相当不错的收益了。

        不过我的判断毕竟不如你们真正的商人,艾斯巴古,你觉得这个价格合适么?”

        “我……,我只想要八千八百亿来着……。”

        面对高文的建议,艾斯巴古羞愧的摇了摇头。

        身份地位,野望决心,    这些不如大人也就算了,    术业有专攻嘛,    大人的性格本就是天生的领袖。

        但如今,在商人的本职工作上,自己居然都不如大人更贪!

        沉默中,艾斯巴古偷偷下定决心,等赌场开起来以后,自己下手必须更黑一些!

        至于高文,听到艾斯巴古的回答,他笑着举起酒杯。

        “既然艾斯巴古觉得没问题,那数字就这么定了,罗兹瓦德赴宴以后,大家可不要说漏了嘴。

        今晚就到这吧,我也该休息了,明早还要起来训练。

        诸位,干杯!”

        ……

        就在玄鸟号不疾不徐的驶出无风带时,香波地群岛。

        一艘速度极其缓慢,轨迹极其飘忽的船只,缓缓撞在了码头停靠的其他船只身上。

        被撞到的是一艘海贼船,大半夜的,一群海贼正在那吃着火锅唱着歌,突然就被别人撞了。

        于是一群醉醺醺的海贼立马跟着他们的船长,冲到甲板对撞他们的小破船恨声骂到。

        “该死,什么人居然撞了我们的船,我们的船长可是悬赏金六千四百万的蓝发乔……咕噜咕噜咕噜……?!!”

        开口的海贼话还没说完,他们船只的周围便猛的散出一圈环形波动。

        这名海贼只觉得身体一沉,就跟着他们的船一起沉进了大海之中!

        大约两分钟以后,这艘船冲破海水,重新漂浮到了海面上,但浸水的船只压根不能正常运行。

        很快的,这艘船就侧翻过去,而船上的海贼也通通挤到了漂在海面以上的船只侧舷。

        一边尽力站稳,慌乱的水手们一边迷惑的看向刚刚撞了他们的那艘船。

        只见水手们惊恐的喊叫到。

        “那……那艘船上面的人全都死了!”

        “都死了!!!”

        狼狈的蓝发乔伊斯瞪大了自己的眼睛。

        “怪不得就连我都没能反应过来,这一定是幽灵船啊!!!”

        就这样,当香波地岛陆续传播起幽灵船的新闻时,一位身穿蓝紫色武士服,两眼**型伤疤覆盖,腰间佩一把简朴杖刀的大叔,来到了香波地不法地带的一间歌舞伎馆。

        面对凶神恶煞的迎宾,大叔微微一笑,接着他从怀中一掏,将一份褶皱的报纸送到了迎宾手中。

        “我偶然在孟巴拉岛的赌场里,听说了香波地正准备举办世界赌术大赛的消息。

        哎,真是艰难,作为一个盲人,我实在看不见报纸上的文字。

        但出于对赌术的爱,我为很多好心人添了麻烦。

        通过他们的告知,我终于来到此地。

        请问,这个比赛结束了么,倘若没结束,我又该到哪里报名?”

        “哈,又是一个外来的蠢货,这里可是香波地岛的无法地带,就连天龙人都不会从这里经过!

        报名,我让你报名!”

        一边嬉笑,盲眼大叔耳中的迎宾一巴掌朝他扇了过去!

        这一刹那,四周风声宛若一顿,盲眼大叔猛然拔剑,继而手腕一转。

        “哼!”

        轻哼一声,盲眼大叔潇洒的收刀回鞘,而他面前那个虚假的迎宾,实际上的狡诈恶徒,身上居然没剩下半块布匹!

        就这样,半个小时以后,五十五号树岛上,卡雷拉会社驻香波地岛分社的门口。

        狡诈恶徒果然变成了真正的迎宾,他无比恭敬的将盲眼大叔送进了报名点大门。

        这时候已经夜半,报名点负责接待的小姐姐疲惫得很。

        但卡雷拉公司给的实在太多了,于是小姐姐揉了揉眼睛,朝盲眼大叔露出了温和的笑容。

        可就在下一瞬间,当小姐姐看清盲眼大叔那双被疤痕毁掉的双目时,小姐姐猛地顿住了!

        若是平常的时间,那训练有素的小姐姐未必会像现在这样轻易地露出马脚。

        但夜半和疲惫让她没能集中注意力。

        感受到小姐姐的变化,盲眼大叔微微皱了皱眉,接着他轻声说道。

        “见笑,我不止一次因为一双盲眼,为那些赌客朋友们带去惊讶。

        但我希望你能理解,赌是来源于概率中的美,这种美哪怕无法视物之人,也不能轻易割舍!”

        话音落下,盲眼大叔对接待小姐姐轻轻一鞠躬。

        “若是你理解了我的意思,那就请你放下惊讶,稍微助我完成报名表吧。”

        “好,好的!”

        小姐姐赶紧说道,接着她深吸口气,作势轻轻拍了拍脸颊,做出一副一切都是自己困大了的模样。

        随后她尽量自然的拿出报名表,对盲眼大叔轻声说道。

        “大叔,您不方便,所以我来为您填写吧。

        请问您的姓名是?”

        “老夫一笑,添麻烦了!”

        一笑郑重点头。

        与此同时,小姐姐握着笔的手轻轻一紧。

        “一笑大叔是么,请问您较为擅长的羡慕是什么?”

        “当然是骰子,误判喜欢它们碰撞骰盅的声音。”

        一笑点头说道。

        接待室里,小姐姐的笔沙沙的动,一笑默默地等,半分钟之后,小姐姐对一笑温柔说道。

        “好了,大叔,你的报名表我已经填好了,我们对选手的身份并没有特别要求,所以只需要您的姓名和赌戏偏好即可。

        这里是您的选手号牌,您运气很好,抽到了第三万号整,请您拿好。”

        “多谢。”一笑点头接过号牌。

        见此,接待小姐姐继续对一笑说道。

        “一笑大叔,都术大赛将在五天后正式开始,地点分别在香波地第五十五号,第五十六号和第五十七号树岛上。

        最后,祝您赌运亨通哦!”

        伴着小姐姐的祝福声,一笑轻轻鞠躬,继而缓步离开接待室。

        等一笑离开大约半分钟之后,小姐姐猛地敲了敲自己后方的墙壁。

        听声音响起,墙壁打开一个小窗,小姐姐便把一笑的报名表递交过去。

        不多时,卡雷拉分社里窜出两个隐匿于黑暗中的身影,他们循着一笑离去的方向不断追踪。

        可他们一连摸出去半个小时,也没能看见一笑的影子。

        ……

        ……

        ……

        三天后,玛丽乔亚大门处。

        伴着自走人行道缓缓移动的声音,夏露莉雅拿着小镜子一边检查妆容,一边兴奋地说道。

        “没想到高文哥居然主动邀请我共进午餐了!

        这是求婚,呜呜呜,一定是求婚,我就知道他一定喜欢我送他的长毛兔果实,那可是我的珍藏,整片大海最可爱的果实!”

        一旁,听到女儿兴奋的话,坐在高大奴隶上的罗兹瓦德不满的沉下脸去。

        “夏露莉雅,保持庄重,高文可是殴打和伤害了你兄长的家伙!

        此次一行,我们务必在气势上压倒高文族长,你们绝不许给我丢脸!”

        话音落下,罗兹瓦德睥睨的看向玛丽乔亚大门。

        “哼,自走人行道从来都不肯修到玛丽乔亚大门以外,真是麻烦!

        奴隶,动起来!”

        伴着罗兹瓦德的话,他身后跟随的侍卫立马挥舞鞭子,狠狠抽在了奴隶坐骑的身上。

        挨了鞭子之后,罗兹瓦德身下的奴隶露出一个屈辱的眼神之后,丧气的朝大门外爬了过去。

        而他爬行时,他肩膀上烙印的推进城标志历历在目!

        ……

        与此同时,香波地群岛附近,高文的船只逐渐减速。

        站在船头,汉库克轻轻为高文披上大衣,同时说到。

        “香波地的人正在看我们的船,想必从今天起,您的名字就要和玄鸟一起享誉大海了。”

        “名字能不能传出去,靠的不是围观的平民,而是那里面隐藏着的信天翁啊。”

        高文轻轻吸一口海风,继而对身后招了招手,操作中心里的弗兰奇立马按下按键。

        不久之后,用以短途登录的小型喷气船从玄鸟腹里中落入大海。

        伴着如此动作,玄鸟号的翅膀也正在张开,当翅膀为玄鸟号带来一片阴影的同时。

        仓啷!!!

        拔刀的声音瞬间响起,祗园猛然一个腾跃,接着她飞跃到玄鸟号最高的桅杆上!

        下方甲板上,雷利微微皱了皱眉。

        只见他先从摇椅上坐起,伸了个懒腰之后,雷利对高文笑到。

        “小高文,你这钱不好拿哦,这才几天,就有个很麻烦的家伙闯进了我们的船。”

        话音落下,休息区躺着的其他人早已睁开眼睛,他们愕然的看向祗园的位置!

        就在玄鸟号最高的桅杆上,祗园提刀站在横桅左侧,皱眉看向前方身穿武士袍的大叔。

        当她看清那位大叔紧闭的双目和疤痕时,祗园微微一愣。

        “盲目,疤痕,你就是一笑!”

        “正是在下!”

        面对祗园的问题,一笑长身而立,同时点了点头。

        “非常抱歉,在下不请自来,这实在有失礼仪。

        但我希望你能包涵,毕竟不是每个人都能按捺住自己的好奇心。

        我实在好奇,一向低调的在下,为什么会成为诸位寻找的目标。

        要么,您给我一个解释,要么,您和这艘船上的人不会再见到我第二次。”

        话音落下,一笑侧着低过头,面无表情的等待起来。

        与此同时,甲板上,除去雷利以外的众人全都难以置信的看向上空。

        只见汉库克攥着拳头怒吼一声。

        “真是耻辱,哀家居然被别人摸到了船上,而且哀家居然比那个兔子发现的更晚!”

        听着汉库克的话,远方的雷利大笑着举起酒杯。

        “哈哈,小汉库克,还有你们其他人,以后可都要注意了。

        在战斗中,见闻色霸气的确不如武装色霸气有效,因为除非你能掌握见闻色的特殊进阶技巧,比如预见未来之类技能。

        不然,见闻色提供的躲开效果,的确不如武装色来的强硬。

        你们都是莽撞人啊,战斗总是直来直去,武装色一个赛一个,强度早就够了。

        但是在见闻色的方面,你们只能算精通,但只是精通可还差得远呢!

        那个摸到我们船上的家伙,他的见闻色强度恐怕早已超标,假如他在你们见闻色范围之外,就能看见你们的一举一动。

        那循着你们各自的漏洞来前进,自然能潜伏到你们身边!”

        说到这里,雷利摇了摇头,继而提剑站起。

        “老夫也是老了,哎,若是年轻十五岁,老夫绝不会被他摸到桅杆上才发现。

        从今天起,老夫看来也要稍微锻炼一下了,至于你们,老夫必须要说一句。

        当实力逐渐接近顶端的时候,决定你强弱的从来都不是你最擅长的方向,而是你最不擅长的短板!

        诸位今后还是少流连于沙滩排球,和老夫与高文一起好好操练吧。

        至于现在……。”

        雷力脚下一动,整个人蹿上空中,一边冲向桅杆的位置,雷利一边豪迈的大喝一声。

        “现在让老夫见识一下,究竟是谁,险些将老夫的见闻色也压制下去!”

        腾!

        雷利猛的踏上横桅,他提剑指向一笑,咧嘴笑道。

        “年轻人,别在那里文绉绉的了,我们当年解散以后,难道现在的海贼都变成你这幅娘们儿的模样了么!

        要是在我们那个年代,那就只有用手里的刀来打招呼,才算是真正的礼仪!!!”

        只见雷利踏步向前,他右手由下至上狠狠挑向一笑。

        与此同时,雷利一声大喝。

        “就让老夫借用老友的刀术,发出老夫重回大海的最强音,并以此纪念逝去的他吧!

        神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