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中文网 - 科幻小说 - 重生为东北虎幼崽在线阅读 - 1、重生

1、重生

        (平行世界,本文出现的地名、人名都和现实无关哈。)

        亚洲,大夏东北部,边界原始森林。

        广袤深邃的原始森林,在悠远的岁月里见证着世界的变迁,森林仿若无际,古老而平静。

        然而,也存在着无数危机。

        这里的每一处每天都在上演残酷无情的厮杀,自然生存的法则淋漓尽致。

        此时,深处的丛林中,一只成年雌虎正趴在草地上休憩。

        棕黄色的斑斓毛发随着微风抖动,偶尔有细碎的落叶落进毛发。

        雌虎抖抖脖颈的绒毛,将落叶抖下后就继续安静的趴伏着,在傍晚来临前她都是温柔恬静的。

        雌虎身边有着三只两个月大的幼虎,幼虎们十分健康活泼,有两只正互相玩闹着。

        唯有一只幼虎,沉闷安静的趴伏在雌虎身侧,毛绒绒的小身子上,散发着生无可恋的气息。

        林千死了,又活了。

        他变成了一只虎崽子。

        他曾是一个勤勤恳恳的996社畜,因为长期加班,终得福报。

        当他的意识再度清醒,则是以一只猛兽幼崽的身份,重新来到这个世界。

        嗯,发现自己转生成了一只幼虎的时候,他的心态是崩溃的。

        甚至一开始他还打算绝食,想要就此了断虎生。

        但是,当虎妈温柔的舔舐他的身躯,坚持不懈的一次次的将母乳喂进他的嘴里后。

        他真香了。

        刚出生的幼崽本就渴望进食,饥肠辘辘的身体根本拒绝不了对食物的渴望。

        当下意识吸取了第一口虎奶后,林千很干脆的吃了个饱。

        吃完还打了个奶嗝~

        香,是真的香。

        他心头暗暗吃惊于母乳的甜美,再也没有寻死的想法了。

        他又活了,活着可真好。

        变成老虎怎么了?

        好死不如赖活着,生与死,从来不需要考虑。

        何况,他一向是个很惜命的人,只是没想到,意外比明天早到了一步。

        转生成老虎,还能保留着记忆,对他来说也算是一种幸运。就是虎生短暂,让林千有点惆怅。

        虎类的寿命大概只有20年左右,和人类长达百八十年的寿命相比,实在太短。

        不过林千还是满意的,他有着前世的记忆,这20年对他来说,算是白嫖的。

        有什么能比白嫖更快乐呢?

        经过他的仔细观察,虎妈头大而圆,耳短圆,背面黑色,中央有块白斑。毛色棕黄,背部和体侧淡黄色,眼眉和脸颊两侧有白毛,腹面皆白色。

        看体态,妥妥的山林霸主东北虎。

        东北虎好哇,国家一级保护动物,实打实的猛兽霸王。

        经过诸如此类的‘自我暗示’之后,林千算是彻底接受自己的虎崽身份了。

        但他还是有些郁郁寡欢,因为他有着人的思维!

        同胞的两只幼虎每天都傻乎乎的只知道吃喝玩乐,他呢?

        满脑子思绪乱飘,也没个能交流沟通的对象,这日子过久了,能不郁闷吗?

        可要他去和幼虎一起玩,他又觉得无趣,就像成年人去和小孩子玩闹似的,一次两次还行。

        多了,实在提不起兴趣。

        所以,他每天只能百无聊赖的趴在草地上胡思乱想,在心里吐槽吐槽这无趣的幼虎生活。

        “嗷嗷~”

        奶声奶气的嚎叫将林千拉回了思绪。

        一只幼虎扑在了林千身上,极力邀请他一起玩耍。

        这是他的弟弟。

        林千默认自己是老大,其它两只都是弟弟,开玩笑,能做大哥当然不当小弟。

        至于到底是不是,谁管呢?

        反正林千不记得出生顺序,记得也会选择忘掉。

        看着幼虎兴奋的样子,林千无奈的翻了下身子,一爪子将幼虎推开,然后灵活的一个翻身,爬到了虎妈的背上。

        “嗷~”:自己去玩。

        对于金渐层这种萌物,林千是很喜爱的。

        ‘云吸猫’曾一度成为他解压除疲的有效渠道。

        但现在,他实在没心情。

        往常林千只要一趴到虎妈背上,幼虎就不会追着他玩了,但今天的幼虎似乎格外坚持,兴致勃勃的跟了上来,不厌其烦的缠着他。

        林千被缠的烦了,小爪子拍了过去。

        软乎乎的小爪子,还不具备什么力量,被拍到的幼虎一点都不怕,反而更兴奋了。

        嗷嗷!快来玩啊!

        幼虎昂着毛绒绒的小脑袋,兴奋的发出邀请。

        原本站在一旁看热闹的另一只幼虎见状,立刻加入了进来。

        两只活力十足的幼虎追着林千玩闹,林千最终被追得满草地乱蹿,树上疯爬,一身毛绒绒的淡黄毛发都沾上了草叶和土尘。

        “嗷~”三只幼虎体力都消耗的差不多了,齐齐嗷嗷叫着跑向了虎妈。

        虎妈温柔的低头舔了舔孩子们的小脑袋,侧身将柔软的腹部露了出来。

        林千和两只幼虎立马熟练的埋头吃奶,那动作叫一个整齐划一。

        吃饱的幼虎们,小身子舒适的埋在虎妈柔软的毛发里,林间的风吹在草地上,温馨而恬静。

        虎妈看着自己的孩子们,伸出舌头舔舐幼虎们的毛发。

        被虎妈一下下舔舐着毛毛脸,林千忍不住抖了抖小耳朵,啊~大猫的舔舐真是舒服啊。

        老虎的舌头上有很多倒刺,据说直接舔在人的皮肤上,会舔掉一块皮。

        事实上,这些倒刺老虎是可以控制的,没有恶意的情况下去舔舐是不会伤到人的。

        老虎在舔舐幼崽的时候这些倒刺就是贴服舌头的,只有在对待猎物的时候,这些倒刺才具备杀伤力。

        被虎妈舔了一会,林千满足的伸着小脑袋回蹭了蹭,刚被梳理整齐的小脑壳瞬间凌乱了几分。

        虎妈看着回蹭自己的幼虎露出慈爱的目光,低头温柔的又给林千的小脑壳顺了顺毛。

        对于虎妈的爱子行为,作为一只萌新虎崽,林千适应的特别良好。

        “嗷嗷~”妈妈,后背的毛也清理下呗,刚才在地上打了滚~

        虎妈对幼虎的吼声基本能听懂,当即转头给林千顺了一口背上的毛。

        林千仰着小脑袋立马蹭了蹭虎妈的毛发,一点羞耻的意思都没有。

        刚出生的时候他连眼睛都睁不开,就连排泄都需要虎妈用舔舐的方式帮助。

        羞耻感这种东西,放开一次后就只剩下无数次了。

        如今他的脸皮,也算百炼成钢了。

        和虎妈妈亲昵了一会,林千换了个位置,身侧紧挨着的幼虎被他蹭到了,毛绒绒的小家伙立马伸出小爪子扑向林千,挨上来就是一顿乱蹭。

        另一只幼虎抖着小胡须,看着兄弟俩嗷唔一声扑了上来,加入玩耍行列。

        林千赶紧嗷嗷叫着将两毛团推开,他一点都不想再闹腾了,又是爬树,又是追逐的着实累虎。

        虎妈看着闹做一团的三只幼崽,目光带着一丝似人的温柔,棕黄色的毛发在阳光下散发着微微柔光。

        在虎妈身边打滚了一会,幼虎们又兴冲冲的去扒拉周围的草丛,两只幼虎不像林千有‘经验’,它们对世界的好奇是十分浓烈的。

        一片落叶,一只蝴蝶,一只摔落的昆虫都足以让他们兴致昂扬,玩上半天。

        但林千显然对一切都没什么兴趣,因为老虎眼中的世界只有黑白灰蓝,并不像人类那样丰富多彩。

        刚睁开眼的时候,林千一度怀疑自己生病了,成了具有‘研究价值’的色盲虎。

        但后来他发现自己喝奶贼香,身体倍棒,成长的速度一点也不比两只弟弟差。

        甚至因为他每次都有意识的多喝奶,隐隐比两只弟弟都要长的强壮一些,稳稳坐牢了大哥的宝座。

        显然,他是只十分健康的小虎崽,身体没有任何问题。

        渐渐习惯后,林千也就不以为意了,这种偏冷的色调就是‘老虎眼中的世界’吧。

        因为视界失去了艳丽的色彩,林千偶尔会感觉有些发恹,色彩确实很容易影响心情,特别是对智力较高的生物而言。

        林千还不知道的是,老虎视觉里的色彩不丰富,但视力非常好,是其捕猎时主要的感官之一。

        老虎眼中的反射光细胞层比人类的多了一层,这样的细胞层能吸收很微弱的光,导致瞳孔能在黑暗的地方迅速放大,以最快速度适应黑暗环境,这有利于老虎对视野的掌控。

        而夜间老虎的视力更是人类的6倍。

        看着精力无限的两弟弟,林千觉得,以后还是经常和弟弟们玩一玩吧。

        毛绒绒的小家伙实在有些可爱~

        唔,这可是现成的金渐层,不rua也太浪费了~

        而且幼虎们的追逐爬树并不是单纯的嬉闹,幼虎互相追逐间便是战斗与捕猎技巧的初步练习。

        为了以后不长歪,他也应该积极参加才对。

        要知道,他现在可是的野生东北虎,以后是要靠自己捕猎为生的。

        不能躺平,是林千虎生的重大遗憾。

        唉,就是投生在半放生的的野生动物园也好呀,每天等着投喂,晒晒太阳,卖卖萌,多巴适~

        可惜,他似乎是“躺平生活”的绝缘体,就算成了一级保护动物,也没能出生在“罗马”。

        至于为什么这么肯定,自然是因为这段时间虎妈都是自行出去捕猎的,而且这附近并没有丝毫人类文明的踪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