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中文网 - 科幻小说 - 重生为东北虎幼崽在线阅读 - 2、夜晚

2、夜晚

        看虎穴周围的生态环境也根本不可能是人类放养老虎的生态园之类的地方,周围的森林面貌太过陌生原始,显然是原始森林一类人迹罕至之地。

        而且,林千发现这里的树木比他看过的纪录片里的要高大茂密很多,估计是很深处的原始森林吧。

        当然,要是成年后真的没办法独立生存,林千是一定会去找人类官方,努力将自己送进动物园‘养老’的。

        毕竟,作为一个拥有人的思想和灵魂的老虎,他真的不确定自己能不能学会捕猎之类的技能。

        一阵林风吹过,细碎的松针枝叶随着风飘落下来,打在了虎妈棕黄色的斑斓毛发上。

        细小的松针叶落进毛发,虎妈抖了抖脖颈,将恼虎的针叶抖下。

        林千趴在虎妈的皮毛下,倒是躲开了松针叶的骚扰。

        渐渐的,阳光西斜了。

        虎妈抬起头,一双虎眸看向夕阳,然后缓缓站起了身。

        林千见此立马抬起头看了下天色,已经到了黄昏之时!

        虎妈要去狩猎了!

        傍晚是虎妈外出猎食的时间段,一直都是如此。

        林生以前对老虎的习性并不太清楚,只知道一些常识,大多是看影视作品或纪录片来的。

        不过根据虎妈如此规律的行为,他能确定,这应该就是老虎的捕猎习性。

        “吼。”

        虎妈对着三只幼虎低吼,这一声虎叫是在告诉幼虎们,她要出去狩猎了。

        林中的光线愈发昏暗,太阳即将垂下地平线,夜晚就要到来了。

        听到这声熟悉的叫声,玩耍的幼虎们立马踮着小虎步跑了过来。

        虎的声音极为粗糙浑厚,在人耳中这些吼声似乎没有什么区别,但实际上虎的声音是各不相同的,不过其中的差别,人类很难辨别。

        而在老虎的同类听来,这就是它们的语言,能够传达简单的信息。

        林千对虎叫声里表达的含义,完全能接收的到,这就像是一种本能,和走路吃奶一样天生的本领。

        看到幼虎们聚了过来,虎妈朝着后面隐蔽的洞口走去,将兄弟三只带进了洞穴。

        天然形成的山洞,是他们母子四虎现暂时居住的洞穴。

        老虎的居住地点并不是固定不变的,老虎是昼伏夜出的动物,属于白天睡觉休息的作息。

        老虎的猎食习惯是在领地里追踪猎物,其活动半径取决于领地的大小和猎物的多少,而且领地往往重叠。

        所以独身状态下的老虎是没有固定的居住地点的。

        需要休息睡觉的时候,老虎往往是临时选择一个易于隐蔽的灌木丛或草丛休息。

        而带着幼崽的雌虎为了照顾幼崽,才会选择一个猎物丰富而且较隐蔽的山洞或灌木丛做窝,雌虎的猎食活动半径也不会离幼崽太远,这时候的老虎巢穴才是相对固定的。

        不过等幼虎成长到能出行的阶段,雌虎就会带着幼虎进行转移,在领地中寻找新的栖息地不断更换居住地点。

        这是为了安全着想也为了满足食物需求。

        虎妈在洞穴里趴伏下来,准备喂奶。

        幼虎们麻溜凑了上去,林千甚至还努力多吃了一些,感觉到胃部涨涨的快溢出来了才停嘴。

        两个月的为虎生涯总结出了经验,这一顿不仅不能省,还绝对要多吃!

        他就因为这事吃过亏,虎妈出去狩猎一般都要到半夜才回来。当时和两只幼虎在洞穴里饿的不行,真是嗷嗷待哺了。

        后来林千特地计算过,虎妈基本三天出去猎食一次。

        如果猎物太少,则两天一次。

        而每次出去猎食最快也要四个小时左右。

        不过林千没计算时间的工具,这个时间是他靠感觉预估的,准确性不足。

        但通常情况下是将近凌晨回来,运气不好的时候还会拖到黎明。

        虎妈出去狩猎的时候他们幼虎就失去了保护伞,将是最危险的时间段。

        当然,最刚开始的时候林千是没有这种意识的,直到,他们遇上了一只溜进洞穴的蛇。

        那“嘶嘶”的阴冷声调,蛇躯在地上蜿蜒摩擦的声响,第一次明晃晃的提醒着林千,他的处境有多么危险。

        发现进蛇的时候,林千当场就吓懵了,才睁开眼的幼虎,眼睛都还看不太清,这蛇有毒没毒先不说,就是想躲,也肯定跑不过成年蛇。

        两只虎弟弟的情况也好不到哪里去,三只幼虎只能挤在一起,本能的嗷嗷大叫。

        那可真是使出了吃奶的劲呼唤虎妈。

        当然,他们的运气不错。

        虎妈刚好回来,听到幼虎们的呼唤愤怒的冲进洞穴,一虎爪拍死了走错门的蛇。

        其实这事确实是林千它们倒霉,雌虎在幼虎没睁眼前是不会离开幼虎出去捕食的。

        这不,挨饿了好几天的雌虎终于等到三只幼虎都睁眼了。这第一回离开幼虎洞穴里就溜进了一只不长眼的蝮蛇。

        虽然危机解除了,但林千幼小的虎心还是留下了阴影。

        反观两弟弟倒是憨头憨脑,一点都没有把这事记在心上,照样该吃吃,该睡睡,让林千好生羡慕了一把。

        从那以后,只要虎妈不在,林千就会警惕无比。

        每次虎妈离开,他都会提心吊胆的等待虎妈归来,就连一向没心没肺的弟弟们也被他散发出来的气氛影响的安分乖巧很多。

        每当这个时候,林千就会在心里‘慰问’这辈子的虎爹,竟然让虎妈一只虎承担养育他们三兄弟的责任。

        渣!太渣了!o(一︿一+)o

        林千以前也听说过老虎幼崽只有母虎养育的事情。

        据说雄虎只有交配的时候才会和雌虎在一起,等交配期结束就会离开。

        因此,很多幼虎很可能一辈子都不会见到自己的父亲。

        当时林千没怎么在意,站在客观角度,他很可能还会说一句“都是自然的选择”。

        着实是刀子没砍在自己身上不知道疼了。

        如今亲身体验一遭,他对虎爹的嫌弃简直比海还要深。

        林千想,要是以后让他见到渣虎爹……

        hei    tui!( ̄~ ̄)——?!

        哦,他可能也认不出来,因为他到现在都没见过!

        虎妈用舌头轻轻舔了舔三只吃饱的幼虎,这是它每次外出都会做的安抚行为。

        林千和两只幼虎也亲昵的在她身侧蹭了蹭她的虎腿。

        告别完,林千自觉的起身,幼虎们蹭完母亲也老老实实的跟了上来。

        三只幼虎乖乖的窝在一起,抱团取暖,安静等待母亲归来。

        看到孩子们如此乖巧,虎妈走出洞穴威风凛凛的虎啸了一声,然后矫健无比的跃进了丛林。

        天色很快被黑夜所笼罩,繁星和月亮微微照亮着这片丛林,隐蔽的洞口处被杂草微微掩盖,幽深且黑暗。

        林千睁着虎眼,静静看看洞外,他没办法像弟弟们一样没心没肺的睡大觉。

        成熟的思想总是让他多思多虑,他独自承担着守夜的任务。

        在野外,幼虎长时间脱离母亲的庇护,处境会变得危险,弱小的幼虎还无法抵御大中型猛兽。

        猞猁,野猪,狐狸,貂类等中大型食杂性动物都视幼虎为眼中钉肉中刺,都是会令幼虎夭折的危险因素。

        林千一双幽幽的虎眼在夜里视线更好,特殊的反射光细胞层能让他看清夜幕下的环境,他的耳朵也十分灵动,能听到很多夜里的响动。

        虽然,这些并不能让他自保,但能让他感到安心。

        月光透不进的昏暗森林里,密集的草丛枝叶是最完美的猎场。

        可怕的掠食者在深夜出行,耐心潜伏着寻找心怡的猎物。

        虎妈作为最优秀的猎手之一,自然也是捕食者的一员。

        它庞大的身躯低伏在地面上,呼吸放慢,一步一步潜行藏匿,用黑暗掩护它进行最完美的狩猎。

        树上的虫子在鸣叫,这声音并不烦恼,只是夏日夜幕下的常用背景乐。

        偶尔枝桠间会有蹬动的轻响,可能是哪只小松鼠轻轻的路过,或是树叶随风摩擦拍动。

        夜间飞行的鸟类也不少,拍打翅膀的声音也在参演这场交响乐。

        树上的小动物并不是虎妈的狩猎目标,虽然老虎会爬树,但树上的收获与付出显然不如陆地上的动物更让她愉悦心动。

        虎妈缓缓的在森林里潜伏前进,不放过任何一丝可能带来猎物的踪迹。

        忽的,她听到了野兔蹬动草叶的声音。

        很轻微,却逃不过她的耳朵。

        灌木的掩护下,嫩绿的草叶一点点被送进三瓣嘴中,白色的板牙在细细咀嚼。

        一对灵敏的长耳朵机警的动着,却对于即将到来的危险浑然未知。

        野兔锋利的长门牙会长一辈子,这是它们维持生存的利器。

        长长的板牙可以使它们贴近地面吃草,它们用来咬草和其他植物。

        在咽下食物之前,它们会用后颚的前臼齿和臼齿来磨碎食物。

        细微的咀嚼声隐藏在灌木里,代表着野兔此时正在享受食物带来的愉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