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中文网 - 科幻小说 - 重生为东北虎幼崽在线阅读 - 4、战利品

4、战利品

        森林的掠食者是天生的赌徒。

        每一次狩猎,每一次追寻,每一场厮杀,都存在极大的运气成分。

        想要成功狩猎,往往需要极大的耐心。

        水源之地,是动物聚集之地,经常会有动物过来喝水,没有鹿也会有别的动物。

        现在,她需要先在此潜伏,耐心等待合适的猎物出现。

        作为丛林里最老练的猎手之一,虎妈并不缺乏耐心。

        她沿着河边缓缓走动,寻着风向寻找一个最佳的隐蔽地点,用来守候狩猎。

        此时,一阵夜风从河对岸吹来。

        风中隐隐带着一股莫名的悸动芬芳。

        虎妈耸动鼻尖,嗅了嗅,奇特的芬芳味道瞬间勾动了她的食欲,甚至让她迫不及待的想要随风追去。

        香味随风消散,虎妈焦躁的站在河边,紧绷的身躯警惕的看着河对岸。

        想到那只成年棕熊庞大的身躯,虎妈犹豫不决。

        骨髓里发痒难耐的渴望在诱惑着她,让她迫不及待地随着本能去追寻那道香味,但她的母性和谨慎在拘束着她。

        哺乳期的雌虎离开幼虎太久并不是个好主意,她的母性本能在告诉她,应该在河岸静候猎物,然后早早归家。

        可随着风带来的香气越发浓郁,虎妈只觉得血液都要沸腾起来,一时间按捺不住血脉里的渴望,“唰”的纵身入河,迅速朝着河对岸游去。

        随风飘荡的香味渐渐发散在河边,又缓缓消弭。

        风声涌动下,原本应该如往常一般平静迎接黎明的夜幕逐渐陷入深邃寂静。

        虎妈从冰凉的河水中出来,已经恢复了一些冷静。

        看着眼前甚少踏足的森林,闻着风中淡淡的还未完全消失的香味,虎妈还是决定寻着味道过去看看。

        黑暗中,虎妈矮着身子,谨慎的一点点靠近。

        她是只极其有耐心的虎,从来不会冒进,谨慎是她一贯的作风,也是她在森林里好好活下来的秘诀。

        林中的风将森林中的气味断断续续传来,虎妈在闻到一股熟悉的味道时顿了下,然后继续默默前行,向着森林中间前进。

        前进了一段路途,虎妈已经能隐约听到兽类的吼声了,听声音,便知道前方战斗激烈。

        其中有着她可恶的邻居‘棕熊’的,还有几道狼嚎和熟悉的虎啸。

        甚至,还有某些猎物不知死活的声音。

        风带来了强大猛兽的气味,这让虎妈再次犹豫了。

        因为现在的状况实在太奇怪了。

        在她的虎生经验里,这样‘聚众斗殴’的情况从来没发生过,也根本不会发生。

        哪怕是驯鹿群迁移,大家也是默契的优先狩猎鹿群,掠食者并不会无端相斗。

        强大的掠食者们,在自然生存中早就有了默契。

        大家划分领地,遵守着各自的捕猎时间,从不发生毫无益处的愚蠢冲突。

        可现在,豺狼虎豹都聚在了棕熊的领地里,在互相厮杀!

        虎妈歪了歪头,转了转智慧不高的脑子。

        虎生第一次有了茫然的感觉。

        “嗷——!!”

        一声威风的虎啸传来,虎妈打断了疑虑,选择了继续向前。

        当然,她依然谨慎,甚至将身形隐蔽的更加完美。

        虎妈到达附近时,野狼们已经惨败。

        狼王暗红的血液渗进黑夜下的泥土落叶中,剩下的野狼已经狼狈逃亡。

        不远处的草丛里还躺倒着两只狍子,和一只顶着巨角的雄鹿。

        那滚烫的血液已经开始冷却,致命的伤口处血肉翻滚,散发着极其馋虎的味道。

        一双淡黄色的虎目隐藏在茂密的灌木枝叶下,饥饿的视线直直盯着咽气的雄鹿。

        虎妈在考虑,要不要上去抢一只猎物。

        丛林掠食者的规矩里,从来没有先来后到,只有胜者为王。

        抢到了,就是她的!

        虽然不明白为什么有这么多食草动物前来送死,但她显然也不想知道。

        饥饿的虎妈此刻只想饱餐一顿。

        狼群败退,棕熊和虎豹还要继续相斗。

        正准备决出胜负的三兽已经发现了虎妈的到来,瞎了一只眼的棕熊愤怒无比。

        它认得这只邻居,虽然是雌虎,却正值壮年,一样不容小觑。

        往常全盛状态的它,自然可以毫无顾忌的挑衅雌虎,可现在敌人环伺,它还受了伤。

        威猛的雄虎和伺机而动的豹子已经难以对付,如今又来一只成年虎,更是压力倍增!

        而雄虎则有了些雀跃的意味,它威风凛凛的昂着胸,一身肌肉紧绷,獠牙外露,蓄势待发。

        那般炫耀张扬的姿态,仿佛开屏的孔雀一般。

        树上的远东豹看着雌虎,又看了看刻意露出威风姿态的雄虎,目光里有了退怯之意。

        棕熊受了伤,它的力量本就不如老虎和熊,如今这两虎显然是一起的,它毫无胜算。

        虎妈这时候也从新鲜食物的诱惑下回神了,那股淡淡的香气再次吸引了她的注意力。

        淡黄色的眸子寻找着,最终锁定在了棕熊洞穴旁石壁上的一株野果子上。

        黄灿灿的两串果子,沉甸甸的,果子葡萄大小,味道很香。

        近乎垂直的石壁,高度有些考验熊,虎妈看着棕熊的目光不由得带上了些怜悯,她这位邻居是绝对够不到的。

        目光又移向豹子,虎妈看了看石壁周围,没有高大的树木,远东豹的优势荡然无存,而它显然也越不过棕熊和雄虎这些竞争者的阻拦。

        随即虎妈看着果子,再次露出了疑惑。

        它竟然非常想吃这串果子?!

        哦,不不!

        她最喜欢的是新鲜的内脏和血肉,怎么会喜欢食物的食物!

        虽然为了促进消化,偶尔她也会进食一些浆果和草,但那是不情愿的,她根本尝不出果子的味道。

        要说喜欢,她这位不爱干净的邻居倒是更喜欢果子。

        这么看来,邻居家有一株好吃的果子,好像也很正常?

        “吼!!”棕熊看到虎妈的目光,顿时大怒,龇着牙,朝着虎妈频频示威。

        若是以前,虎妈对这只正值巅峰的成年雄性棕熊是忌惮的,并且绝不轻易招惹。

        反正大家隔着河,各过各的呗。

        现在……

        虎妈转动眸光,看了一眼威风凛凛、毫发无伤的健壮雄虎。

        “嗷!!!”

        虎妈一声咆哮,锋利的爪尖已经伸出,攻击的姿态显露无疑。

        “嗷吼!!!”

        一侧的雄虎也毫不示弱,瞬间对着棕熊挑衅起来,今天这只棕熊邻居没有活路了。

        一熊斗二虎,怎么看都不明智。

        如果是平时,棕熊这时候肯定会想着如何脱身了。但现在,鼻尖那若有若无的淡淡香气让他煎熬失智。

        三足鼎立的局面形成了。

        此时,距离黎明已经不远,黎明前最后一段黑暗也将被驱散。

        虎妈看着天色,母性本能重新占据上风。

        她必须要在黎明前回去!

        虎目看向地上的猎物,又看了看洞穴旁的植株,虎妈咆哮一声,做出了决定,矫健的身姿唰的冲了出去。

        棕熊看到虎妈动了,立马发出进攻。

        这时候,雄虎猛的扑了过来,一爪子就抓瞎了棕熊的另一只眼。

        比虎妈要健硕一大圈的雄虎动作干脆利落,攻击完就后退,完全不给棕熊回击它的机会。

        在残酷的自然环境生存,野生动物们必须具备强健的体魄,更要保持这种强健。

        它们不能轻易生病,更不能受伤,甚至不能衰老,体能的下降往往就是死亡的信号。

        而老虎,则将这种规则死死印刻在了血脉里,不论是虎妈还是雄虎,它们从开始狩猎起就先学会了谨慎。

        任何一次出击,都是它们潜伏良久,做好了最大限度减少损伤的行动。

        老虎,从来就不是冲动的猛兽,反而它们无比惜命,全身而退才是它们最常见的攻击结果。

        彻底瞎掉的棕熊愤怒痛嚎着在树林里横冲直撞,巨大的身躯加上强大的手臂力量,一时间横行无忌。

        雄虎知道棕熊已经没有威胁了,这时候慢慢磨死才是上策。

        它是这片地域最强大的猎手,才不会在这时候继续进攻,任何能让自己受伤的行为都不在它的规划里。

        而虎妈这时候已经跳跃而起,轻轻松松咬下了整株果子,这高度对她来说是很轻松的。

        石壁有着轻微弧度,虎掌一踮,回身跃下。

        如果棕熊没瞎,这时候想必已经哭了。

        欺负熊,实在太欺负熊了!

        大树上,远东豹一双眸子幽幽的看着近在咫尺的果实,却只能不甘的低吼一声。

        敏捷的跳下树,迅速叼起一只狍子,头也不回的离开。

        它是顶尖的掠食者,却不是老虎的对手,何况眼前还是一对成年虎。

        草丛里,刚到现场的小型兽类看到了虎嘴里的果子,当即身躯一震,脑子恢复了清醒,纷纷四处逃离。

        虽然那果子的味道十分诱兽,但虎口夺食,显然是找死。

        灌木里的黄鼠狼犹豫不决的停下了脚步,而后小心且迅速的退出了这片森林。

        不过狡猾的狐狸和机敏的猞猁并没有远去,奇怪的果子没有了,里面满地的肉食实在太过晃眼。

        等老虎们吃饱了肚子离开,它们也能去饱餐一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