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迷 - 网游竞技 - 虹月求仙在线阅读 - 第十二章 守株

第十二章 守株

        沙沙沙——

        连下四日,淅淅沥沥的阴雨冲刷着抵临夏日的暑气。

        雨滴从厚重的灰白云层中坠下,顺着又有所增高的青茅竹叶纹路滑落,最终浸入大地,滋润万物。

        竹叶、草木由初春伸展的嫩绿、翠绿,转变为深绿色,枝繁叶茂,衬托山野愈发郁郁葱葱。

        乌云连绵,雨露不止。

        “万壑树参天,千山响杜鹃。山中一夜雨,树杪百重泉。”

        高脚楼廊上,江鹤负手凝望,俯瞰稻田间,江牙正领着二人,披着蓑衣,在一处靠近河滩的水田旁,口舌争吵,讨价还价。

        在不久前,这亩上等水田,名义上归属杜婆子,却遭赵猎户一家侵占。

        而如今,已然被杜婆子献给了江鹤,成为他的田产。

        一亩靠近河滩的上等水田,价格却不低,在村落里亦是罕有,总共不过一手指数,故起步都是三十块元石,平日里想买都未必有人卖。

        尤其是眼下春夏之交,早已种好秧苗,省去春耕之劳,只待秋季收获即可的田产,更是难得的大便宜。

        杜婆子主动献上田产,乃是不得已而为之。

        赵家小子屡出恶言讥讽,江鹤的置之不理,令杜婆子求助无门,眼睁睁看着自家田地被旁人耕种,无处诉说。

        在老徐的怂恿下,索性心一狠,主动将被侵占的三亩田产献给江鹤,使索回田产的人转成蛊师。

        区区凡人,敢跟蛊师争东西?

        赵猎户一家被迫退让,田产尽归江鹤,至于杜婆子进言留一亩下田的乞求,直接被无视。

        事后,江鹤照例赏了老徐五块元石……

        ……

        少顷,江牙送人离开,返回高脚楼。

        “哥,又是个铁公鸡,多出一块元石都不肯出,啧啧!”

        江牙脱下滴水不断的蓑衣,轻哼一声。

        类似的事情,他显然不是第一次经手处理,联络卖家、谈判讨价,信手拈来。

        这个卖田的收益,于江鹤自身而言不值一提,在江牙看来,则是个不小的外快收入。

        他摆烂式的不理会,反而契合了原主的收田计划。

        杜婆子坐拥数亩田产,家中又无男丁,只会徒增旁人觊觎。相较于强取豪夺,原主的手段更加隐蔽、合理,叫人挑不出毛病。

        田产的收益能一定程度上,解释江鹤自身不正常的经济与蛊虫状况,却不叫人信服。

        三亩水田值什么价,旁人心底都清楚。

        好在……江鹤已经找到了一个充分的理由,不日即可。

        “小牙!”江鹤扭头主动唤道,“我打算等秋收之后,把这三亩田产送给江老!”

        “啊?”江牙闻言微微一愣。

        江鹤口中的江老,正是那位与这具肉身,有着血脉联系的一位族中家老。

        原主能谋得驻村蛊师这个营生,江牙得以在族中开起商铺,都少不了这位远方叔伯的助力。

        江牙脸色犹豫,开口询问,“可是哥,往年给江老送礼、给孝敬,那都是在年关的时候,是不是有些早……”

        打量神情疑惑的江牙,眸光闪烁。

        江鹤知道他这是舍不得这三亩田产,毕竟当真卖出后,少说能进项近百块元石。

        这差不多相当于历年孝敬的小半,且听江鹤的语气,该给的数额貌似还分文不差,实在叫他肉疼。

        “因为不一样!”

        江鹤忽然没头没脑地说了一句。

        江老当初愿意投资他兄弟俩,无非是看中江鹤有突破三转,成为家老的可能。

        他俩一年到头朘剥凡人,商铺倒卖赚的钱,送给江老的,不及对方一個月在家族中领的元石俸禄。

        三转家老,一周的元石补贴恰好是一百块,若是狼潮战时,则会翻三倍。

        况且,江老久任家老,家底殷实,说实话并不缺他哥俩送的这点元石……

        但,对方看中的就是这个态度。

        他可以不收,你却不能不送!

        “明年就是三年一次的狼潮了!”

        江鹤主动提点道,神情沉重。

        江牙也不再多言,显然默认了送田一事。

        危机当头,人们追逐的实力与地位,往往会比以往发挥出更大的作用。

        这也正是其本身的魅力所在。

        ……

        数日后。

        如日方升,祥云飘然。

        宁静的村落田野间,农人尚在辛劳,稻田里声声蛙鸣,替代山林中活跃的龙丸蛐蛐,编织一首新的奏歌。

        此刻,村落边缘的一处木屋附近山林中,一道身影昂然矗立,眼眸柔光闪烁,环视周遭。

        正是江鹤!

        他先是催动弦月瞳蛊,仔细探查四周。

        待确认无误,空窍内真元恢复如初,江鹤取出一只通体火红、油润似球的蛊虫,握在手心油叽叽的,当下也不在乎这点。

        一转,火油蛊!

        催动真元,抬手打出。

        蛊虫精准地落至木屋侧面,堆积成墙的柴火上,自爆产生的凶猛火势,在干柴的助力下瞬间如一条火龙,乘势而上。

        见状,江鹤并未停手,又接连打出三只一转火油蛊,令汹涌的火势再上层楼,席卷半房。

        房屋本是木制结构,虽不久前有雨水滋润,却难抵有火油蛊加持的浩荡大火。

        未多时,随着火势蔓延,木柴燃烧的噼里啪啦声,和渐起的浓烟,木屋内终于响起动静。

        仓惶地奔跑声、少女的叫喊声、急促地咳嗽声……

        打量一眼火势,江鹤又取出事先准备的干牛粪抛入大火中,令浓烟愈发黑密,扶摇直上,冲冠云霄。

        至此,江鹤方才收手,望着如马车般粗的滚滚浓烟,满意地点点头。

        随即眺望山野,喃喃自语道:

        “我如此为你谋划,王大,你可一定要来啊!”

        ……

        树屋中。

        王大盘腿而坐,目光如炬,正死死盯住眼前的光团,手中不断向其中投入元石,助力凝结。

        数息后,见光团缩小至南瓜大小,从衣兜内掏出一枚带着翠绿色花纹的石子。

        其后,则是继续投入元石,一枚接一枚……

        “一定,一定要成功!”王大咬紧牙关。

        终于,在耗尽最后一块元石后,光团骤然闪烁,光芒散去,飞出一只蛊虫。

        “没想到……炼出来了……”

        抚摸着手心的新蛊,王大有些喘不过气。

        回忆自己之前为了搜集炼蛊所需的蛊材,久久不能得,一次回家团圆,却能得到,真的是叫人难以置信。

        “这就是天意啊!”

        倏然,没等王大多感叹,眼帘一跳,猛地扑至窗前,望向那处直冲云霄的黑色烟柱,心感不妙。

        那个方向是?!

        dengbi.net      dmxsw.com      qqxsw.com      yifan.net



        shuyue.net      epzw.net      qqwxw.com      xsguan.com



        xs007.com      zhuike.net      readw.com      23zw.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