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迷 - 网游竞技 - 虹月求仙在线阅读 - 第三十章 皮之不存,毛将焉附

第三十章 皮之不存,毛将焉附

        沙沙沙……

        晚风渐起,吹动树梢沙沙作响,枝条摇曳,却吹不动少年浸血的衣衫,眉宇不变。

        凝望身前跪拜在地,浑身泥泞的老徐,江鹤心情复杂。

        某种程度上来讲,老徐几乎是他穿越此界至今,接触最多的人了!

        连他那个名义上的弟弟江牙,都不如对方与自己相处的久。

        不论风吹雨打、天寒地冻、夏日酷暑,自己在高脚楼内从未少过一顿吃食,菜汤亦从未凉过,可称得上一句劳苦功高。

        或许这其中有刻意讨好自己,意图借求权势,狐假虎威,却不能否认对方所做出的付出。

        他并非是一个单纯看结果,而枉顾其过程中的付出的人。

        前世如此,今生亦如此。

        结果,能体现一个人的能力,做与不做与好好做,能说明一个人的态度。

        但就是这么一个任劳任怨、不辞辛劳的人,第一次正式向他提出请求,按理说江鹤应当答应。

        这源于前世人情社会熏陶。

        别人为你做了那么多,你答案别人一個请求,难道不是理所应当的吗?

        但恰恰就是这个请求,令江鹤陷入沉思。

        在凡人眼中,村落随时会被狼群冲击,极度不安全,能进到山寨绝对是上佳之选。

        可惜,即便这场三年一度的狼潮日趋临近,整个青茅山,除了方源和知晓原著的他以外,没人会料想到接下来的狼潮将会多么的惨烈。

        那怕是有蛊师把守的古月山寨,也难逃被攻破的命运。

        因此,进了山寨不能算作彻底的安全,顶多就是安全一阵。

        即便不被闯入山寨的电狼叼走,之后也势必会成为填堵防线,为家族争取时间的弃子,最终都将化作千里冰川中的一部分。

        皮之不存,毛将焉附?

        凡人嘛,就像林间的杂草一样,只需大树们赐予少许阳光,遗留出几滴雨水,便足已令它们感恩戴德,舍命疯长。

        随便割掉一茬,等到了春天,就又会从土里重新长出来,永远不用愁!

        这种有悖于于前世人人平等的世界观,才是蛊界的普世价值论。

        江鹤自己不是圣母,不至于同情心泛滥,也没有那么正直。

        在危难面前,他同样会与大多数人一样,首先考虑自己的利益与安全。

        若有余力,不妨捞两个对己有益、相熟的人。

        拯救世界,播撒爱与和平的事情,还是交给别人去办吧!

        他从不认为自己是个好人,那是谬赞和抬举他了,就前世公司职场上,照样在人背后捅过刀子。

        但他不觉得自己是个坏人,那些真正作奸犯科的事,前世他从未逾越过,却也曾给需要帮助的人搭一把手。

        前世浸泡在社会的染缸里,逐渐洗去他原本的颜色,与世俗相融,泯然众人矣。

        白不白,黑不黑,终得一身灰……

        “……大人。”

        老徐干涩唇间翕动,哆哆嗦嗦地吐出两个字,浑浊的眼眸早已湿润,洒进徐徐月光的瞳窗,昂扬仰望身前被阴暗笼罩,看不清五官面容的人影。

        “唉!”

        半响,随着一声重重的叹息,江鹤心念一动,从空窍中唤出花苞蛊。

        水晶质地,晶莹剔透的花骨朵儿,在暗沉暮色下,闪着淡蓝色的光泽,照亮一隅。

        在老徐痴痴的目光中,一束带着耀斑的光团从花骨朵儿间飞出,在半空留下耀眼的痕迹,最终落入江鹤手中,柔光散去,显露出原型。

        有限的光亮下,老徐从大致轮廓隐约判断出——那是一双鞋!

        一双崭新的布鞋!

        欣喜不已的老徐双手接过布鞋,喜极而泣。

        他瞬间回想起江鹤大人上一次,也是第一次赏赐自己布鞋时的场景。

        一如这般无二。

        “多谢大人!多谢大人!多谢大人……”

        “你走吧!”

        仿佛催动了某只蛊虫,江鹤一句话瞬间令方才还止不住磕头的老徐,立刻呆滞在地,刚刚抬首的身躯当场定住。

        “江,江鹤大人……”

        老徐好似被人抓住咽喉,声音嘶哑,一脸不可置信。

        为什么?

        难道不是收留我了吗?

        怎么突然……

        被阴暗笼罩的江鹤,面容难辨,低声道:

        “早些走吧!”

        言毕,收起花苞蛊,转身离去。

        留下头脑恍惚的老徐,双手无力地抓着布鞋,目送江鹤远去。

        沙沙沙……

        一阵晚风忽至,搅动树枝窸窸窣窣,鬓角飞扬。

        呼——

        风力渐猛,推人归返。

        ……

        密室中。

        江鹤盘坐于此,聚精会神。

        身前一枚闪着柔光的光团已然缩至柚子大小,表层光耀急烁,隐隐有失控迹象。

        六、七息后,光团亮度陡然拔升两个层次,又忽而暴跌黯淡,如此反复三回,光团终于不堪重负,中途爆裂。

        一道沉闷的声音在密室中响起,光芒散去,两只蛊虫跌落而出,落入江鹤手心。

        息眠草原本翠绿的叶芽边缘,泛起一圈枯黄,草茎萎靡,另一只蛊虫状态也不怎么样。

        “三转蛊虫的升炼难度,还是要比二转高出不少啊!”

        江鹤将蛊虫收入空窍,感叹一声。

        他虽先前炼出三转淬毒蛊与三转蝎毒蛊,却也是过往屡次炼蛊中,仅有的成功个例,失败还是占大多数。

        回忆原著中,方源炼蛊时几乎是手到擒来,相比之下,自己却如此笨手笨脚。

        炼道大师,名不虚传。

        “不过,这一趟还是有成功的!”江鹤说完,暗红真元随之调动。

        瞬间,他的头发、全身的汗毛都变得又黑又粗,转眼便覆盖全身,组成一片黑鬃护甲。

        乍一看,江鹤仿佛变成了一个浑身长毛的‘野人’,格外不堪。

        而这,正是催动二转黑鬃蛊的效果。

        江鹤摸了摸同样长满黑毛的脸颊,拨开垂下遮挡视野的眉鬓,撇撇嘴。

        “倒是有些妨碍视线。”

        世间没有完美的蛊虫,黑鬃蛊带来防御上的提升,自然会在其他方面产生阻碍,好在不算严重,尚能接受。

        暗红真元中断供给,满身鬃毛随即无力下垂、萎蔫,随后发生断裂,落了满地。

        扯动衣衫,抖出残余毛发,又拔掉两根顽强的眉毛,江鹤正欲催动狼力蛊,增长耐力,忽有来讯称古月青书到访。

        来到厅堂中,却见古月青书似乎恭候多时。

        一问,对方竟是为了生机叶而来。

        “抱歉啊,青书兄,我这儿也没有多的生机叶,叫你白跑一趟了,不妨去方源处问问。”

        江鹤直接了当,分外坦然。

        古月青书抿唇苦笑,拿不准江鹤是真没有,还是在待价而沽,主动透露道:

        “我刚才就是从方源那儿过来的。”

        “啊?”

        江鹤有些疑惑,九叶生机草又不在他这儿,方源也从不让他带走,每次合作都是方面交割,他就是一人型真元供给机。

        见状,青书也明白江鹤没有说谎,遂主动道出原委。

        因狼潮来临,族中各类物资纷纷水涨船高,日常吃食所需,如米粟、盐砖等等,家族早有储备,不存在短缺的问题。

        但似一转生机叶这等对蛊师而言,颇为重要的物资,价格更是一骑绝尘,每过一阵就是一个价。

        即便年前曾出现过短暂降价,不少蛊师都有提前备货,可面对汹涌狼潮,终归是经不起消耗,眼下早已消耗一空,需要再度采买,可这价格就……

        “一枚生机叶卖六十八块元石?方源,他……嘶!”

        待听完青书所说,江鹤不免倒吸一口凉气。

        “对,他是族中第一个把价格提高到这个层次的人,现在消息已经传开,想必其他卖家也会紧跟吧!”

        抿了一口茶杯中的青竹酒,古月青书脸上的苦笑之色愈发愁苦。

        江鹤则只能对其不幸遭遇,表示非常难过。(图jpg.)

        但在其看来,方源明明可以直接抢钱,却还十分慈悲的送他们生机叶,以帮助那些可能会在之后狼潮中受伤的蛊师,挽留他们的性命。

        多么仁慈,多么博爱,多么善良啊!

        不愧是未来创建天地一家大爱盟的大爱仙尊!

        他真的,我哭死!

        dengbi.net      dmxsw.com      qqxsw.com      yifan.net



        shuyue.net      epzw.net      qqwxw.com      xsguan.com



        xs007.com      zhuike.net      readw.com      23zw.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