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迷 - 网游竞技 - 虹月求仙在线阅读 - 第四十四章 你还有多少惊喜是我不知道的?

第四十四章 你还有多少惊喜是我不知道的?

        静!

        家主阁厅堂内,方才还在惊讶江鹤为何突然发难,转眼间被险些跌倒,所发出声响的古月赤练吸引。

        至于吗?如此大惊小怪!

        个别家老还在疑惑,大部分已经思绪活络起来。

        因昨晚江鹤前去赤练家赴宴一事,明眼人都察觉到族中派系势力出现了变化,结合当下江鹤与赤练一前一后的怪异举动,不难让人浮想联翩……

        若真达成共识,加入赤脉,何需等到此时才宣布?

        老态龙钟的古月漠尘并未立刻扭头查看,反是冷眼打量那位与自己争斗了一辈子的死对头,眼神炙热。

        多久了?

        他多久没见过古月赤练这般失态了?

        真是不容易啊!

        他心头有一股说不出的感觉,愈发期待起来。

        古月博目光掠过下方一众家老,终停留在江鹤身上,现出一抹和煦的笑意。

        你还有多少惊喜是我不知道的?(图jpg.)

        “江鹤家老请说吧!”

        感受到目光汇聚至身,江鹤环视一圈,余光瞥见身躯微微发抖的古月赤练,朗声道:

        “哈哈,其实也谈不上什么大事,舍弟江牙不日成亲,特意想邀请族长大人,不知可否赏脸?”

        此言一出,原本肃穆寂静的厅堂,骤然喧嚣。

        “我还以为什么事了!”

        “害,雷声大,雨点小,虚张声势。”

        “江鹤家老,恭喜恭喜啊!”

        道贺声、埋怨声此起彼伏。

        古月博表情微滞,余光俯向古月赤练,颇有深意,见其依旧不为所动,稳如泰山,不复先前失态,回道:

        “我琐事缠身,恐怕不能亲往,还望江鹤家老见谅!”

        “不敢!”

        话题结束,一众家老纷纷凑至江鹤跟前,向其道贺,江鹤亦回礼邀请。

        实际上,江牙成婚是个意外。

        自江鹤突破三转,晋升家老后,没少遇见族中适龄女子暗送秋波,只是均被江鹤拒绝。

        倒不是江鹤自己有多崇高,视人如粉红骷髅,只是纯粹不想多个累赘。况且,就江鹤前世那阅片无数的眼界,古月一族……就挺一般的。

        但江鹤显然还是低估了。

        经某位男蛊师二度旁敲侧击后,她们大胆预测,江鹤口味与众不同,索性迂回包抄,决定借弟一用。

        年纪轻轻的江牙,修为低下,过往里逆来顺受,低眉陪笑,如今却跟着江鹤鸡犬升天,地位超然,哪里见过这等场面,面对美人的投怀送抱,分分钟沦陷。

        例会结束,江鹤主动找上古月赤练,邀请其参加婚宴,后二人并肩离开家主阁,关系看似分外亲近。

        ……

        “赤练家老,咱们可以谈谈了吗?”

        书房中,江鹤嬉笑道,直视面色阴鸷,双眸布满血丝,好似会喷火的古月赤练。

        一秒,两秒……

        房间寂静无声。

        古月赤练身躯犹如雕塑一般岿然不动,直至六、七息后,方唇齿翕动,冷冷地吐出几个字。

        “你想要什么?”

        自先前例会上的一场闹剧,古月赤练心知自己已然被对方戏耍,却也因此丧失最后一块遮羞布,无法再自欺欺人了。

        “害,其实也没什么,就是想满足一下我的好奇心而已……”

        “什么?你要月光蛊的逆炼秘方!我怎么可能有那种东西!”

        古月赤练双眼瞪圆,一脸不可置信。

        他原以为江鹤会勒索些元石、蛊虫之类的东西,没想到会要秘方,属实出乎他的意料……

        出于谨慎考虑,江鹤没有将逆炼月光蛊与月兰花培育方法一次性抛出,防止古月赤练怀疑。

        似乎关于保密的缘故,江鹤请求查看族中四转秘方的消息没有外传,此事仅限于族长、秘堂家老与江鹤自己知晓,当然族长也勒令他需要保密,不得外传,江鹤不可置否。

        因此,赤练并未往某些最糟糕的方面联想。

        月光蛊作为古月一族核心蛊虫,窘同于大众世俗蛊虫,源自古月一代,后经不断发展,才有如此规模与盛况,可谓古月一族的命脉所在,价值远超四转、五转的秘方。

        “月光蛊的逆炼向来被族长亲自保管,我这儿了可没有,你还是……”

        “我当然知道!”江鹤心知肚明,款款而谈,“但是出于防止发生一些意外情况,除历代族长外,还会认命一位家老保管。”

        “你既然知道这一点,那你也应该了解,认命这名家老不是我能左右的,是族长钦定的!也必然是族长心腹!”

        古月赤练嗓音低哑,声嘶力竭,最后两句近乎低吼。

        “我知道!我知道!”江鹤示意古月赤练无需这般激动,好似在隔空摆手替对方抚毛。“所以才想找赤练大人您来帮帮忙,这古月一族上上下下,除了族长大人,就属您老啦!谁敢跟您相提并论啊?”

        “哼,滚!族长之下第二是谁旁人各有定论,但未必就是我!”

        古月赤练冷哼一声,白了江鹤一眼,对这不着调的马屁嗤之以鼻。

        “那么,就烦请赤练家老多费心了!”江鹤语气果决,凝望对方,用一种不容置疑的态度说道。

        他才不认为那位掌管秘方的家老会如圣人一般油盐不进,是人就会有缺口,就有顾忌,就会有私心。

        而如何撬开对方的嘴,满足他的胃口,那就不是他需要去操心的了。

        古月赤练嘴角微微抽搐。

        “江鹤,我警告你!不要以为凭此能吃定我赤脉了,把我逼急了,就算是搭上我这条老命,我也要和你拼个你死我活……”

        “好,好,好!我既然和您在这儿坐下,自然是来合作的!”

        江鹤一脸敷衍,心道你就不能有点新意,怎么跟原著说得一模一样。

        说完,也不再理会,起身离开。

        古月赤练真的会如其所说,拼死一搏吗?

        搞笑!

        就算对方拿着江鹤图谋月光蛊逆炼秘方去告状,最后拉着陪葬的是他整個赤脉。

        当下狼潮未过,赤脉势力依旧是族中一座擎天巨擘,依附者更多,远非原著中赤练修为跌落的惨状。

        一旦赤城资质造假事件传出,赤脉所要承受的,绝非一句轻飘飘的处罚这般简单。

        换言之,他没胆,输不起!

        走出赤脉府邸,扭头回望,不以为然。

        “无妨,一回生,两回熟。”

        ……

        数日后,江牙婚事如期举行。

        酒席丰盛,人头攒动,为充满哀伤的山寨冲冲喜。

        期间,江鹤顶住来客的敬酒,同时也收获了新娘的眼神暗示。

        可惜,他没兴趣。

        族中一众家老来了七七八八,连古月漠尘都屈尊亲自前来,言语间意味深长。

        当然,最令他欣喜的,还是一周后,古月赤练送来的月光蛊逆炼秘方。

        “等等!我怎么保证你不会泄密?这东西可不是小事!”

        古月赤练正色肃容。

        “那,你想怎样?”江鹤一脸无奈,含笑道。

        “用这只蛊!”

        古月赤练冷笑一声,从空窍中掏出一只蛊虫。

        见其通体紫红,手指头大小,口器狰狞。

        “毒誓蛊?!”

        江鹤眼中一闪,饱含深意地望向身前的古月赤练。

        dengbi.net      dmxsw.com      qqxsw.com      yifan.net



        shuyue.net      epzw.net      qqwxw.com      xsguan.com



        xs007.com      zhuike.net      readw.com      23zw.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