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迷 - 网游竞技 - 我本边军一小卒在线阅读 - 第十六章 异类

第十六章 异类

        摇曳的火光,将韩绍半张脸映得忽明忽暗。

        韩绍在看篝火。

        公孙大娘子在看他。

        尽管两人相距不过丈余,却总感觉隔得很远。

        出身高贵的她,从小到大见过的世家子不知凡几。

        可从未有人让她这般看不通透。

        一身莫名其妙,却足以匹敌同龄世家骄子的强大修为。

        那些极具煽动性,却又能在绝境之下快速激励军心的言语。

        还有他身上那股不知从何而来的傲慢。

        这些都不是区区小卒所能拥有的。

        有那么一瞬间,公孙大娘子甚至以为是某个天人五衰、即将道化的老怪物,在这厮身上完成了附体重生。

        可很快便在心里自我否认了。

        因为那些暮气沉沉的老家伙,她见过。

        那股深入神魂的死气,只看眼神便能一眼看出来。

        根本掩盖不住的。

        公孙大娘子心中叹息一声,直感觉眼前这个男人浑身充满了迷雾。

        甚至让她生出一股想要一探究竟的冲动。

        可一想到这厮刚刚那一番肆意玩弄人心的举动,公孙大娘子竟然隐隐有些畏惧。

        ‘原来杀人是可以不用刀兵的……’

        辽东公孙,兵家传承。

        历来出的都是战场厮杀的名将、猛将。

        军阵交锋,势如破竹!

        兵法韬略,纵横无敌!

        就算是行兵家诡道,也不过是强弱之间的较量。

        何曾见过这等只靠三言两语,便让一方自我残杀,直至死绝的一幕?

        “为什么不直接杀了他们?”

        听到公孙大娘子略显迟疑的问话。

        韩绍缓缓收回目光,扭头看着她。

        “困兽犹斗,鱼死网破,没听说过吗?”

        接连两个成语,似乎给了这位公孙家的大娘子一点小小的震撼。

        看着公孙大娘子那充满智慧的茫然眼神,韩绍露出一抹玩味的笑意。

        “大娘子是在跟本司马请教吗?”

        公孙大娘子闻言,冷峻孤傲的俏脸,当即黑了下来。

        小人得志的嘴脸,她见过不少。

        可敢当着她的面,冲她露出这幅嘴脸的,一个也无。

        这厮难道从来就不知道死字,它到底怎么写吗?

        公孙大娘子冷冷地看了他一眼。

        正当韩绍以为她要放弃追问的时候,那张清冷孤傲的俏脸有些不自然地扭到一边。

        “就算是……那又如何?”

        韩绍见状,微微一乐。

        这幅死傲娇的模样,他曾经在二次元倒是见过不少。

        可在现实中还真第一次见。

        “不如何,就是忽然不想说了。”

        听到这话,一直静待韩绍‘老实交代’的公孙大娘子,似乎有些破防了。

        那双天生的凤眼,死死盯着韩绍。

        迎着对方似乎想要杀人的目光,韩绍毫无惧意,依旧不知死活道。

        “要不要,咱们做个交易吧。”

        “我回答了你这个问题,你也回答我一个,如何?”

        他……这是在威胁我?

        公孙大娘子冰冷的眼眸闪过一抹错愕,似乎有些难以置信。

        而后这抹错愕和难以置信,很快便化作羞恼。

        ‘真是一个讨厌的小卒!’

        公孙大娘子直接给韩绍打上一个标签,并且直接在心中盖棺定论。

        “不如何!”

        见这死傲娇不低头,韩绍一脸无所谓。

        “那便算了。”

        干净、利落。

        一如他抽刀砍人时那般。

        这便算了?

        公孙大娘子隐在黑暗中的凤眼煞气毕露。

        可韩绍这厮完全没有给她发作的机会,马腹一磕便来到一众将士面前。

        “回司马!谷中马匪已经大抵清理干净。”

        见之前分出去剿杀马匪的三支骑军,只有一支跟上来汇合。

        另外两支却是一直未归,韩绍有些不解。

        “还有一些人呢?”

        领头一骑抱拳回应道。

        “为免有漏网之鱼逃出去,泄露咱们的消息,大娘子让李军候带着人去把守谷口了。”

        “另一队人还在清理谷中残敌。”

        他们这支数百人的残军,都是大军被冲散后,勉强汇集起来的。

        成分极为复杂。

        单说这李军候,身为一曲军候,麾下五百人,已经可以称作将主了。

        再往上就是一部校尉了。

        韩绍闻言,先是一愣,随后不禁有些惭愧。

        刚刚自己被怒火冲昏了头,只知道一路冲杀,全然没管后路。

        韩绍一面在心中提醒自己,‘兵者,死生之道,存亡之地,不可不察’。

        一面看向旁边的公孙大娘子。

        而面对韩绍的目光,公孙大娘子下意识微抬螓首,眼神孤傲。

        切!

        死傲娇!

        韩绍撇撇嘴,便不再管她。

        “有伤亡吗?”

        见韩绍最关心的竟然是这个,在场一众将士心中微暖。

        “放心吧,司马。”

        “区区马匪,不过是一帮聚众蟊贼,剿灭他们简直是杀鸡用牛刀!”

        “除了两个轻伤的,没有阵亡的。”

        战场之上,生死都是等闲。

        倒霉挨上一刀,不用太过大惊小怪。

        韩绍闻言,稍稍放下心来。

        他可不想做李云龙,手下将士没死在血肉磨盘的战场上,反倒是死在土匪手里。

        那也未免太过令人痛心。

        ……

        风雪在这片四面环绕的山谷中,似乎也小了些。

        一众从战场上死里逃生的将士,终于有了喘息的机会。

        未熄的赤红篝火,在添了一些牛粪后,燃烧得更旺了。

        韩绍有些不习惯跪坐,索性怎么舒服怎么来。

        “粗鄙!”

        莫名其妙被骂了一句,韩绍有些恼了。

        可随即便反应过来,古代很长一段时间,裤子是无裆的。

        自己此时这种屈膝伸腿的姿势,容易露鸟。

        所以这种名为‘箕踞’的坐姿,会被人视作一种极其无礼的举动。

        韩绍有些无语。

        这里跟另一个世界的古代,这么像的么?

        韩绍好奇地摸了摸裤子,不对啊!

        有裆啊!

        韩绍感觉眼前这个整天冷冰冰的女人,实在是不可理喻。

        可没想到这女人白净如玉的脸色,瞬间通红。

        “无耻!”

        好吧,又骂人。

        韩绍收回裆下的手,顺势翻了个白眼。

        饿急了之下,大口撕咬了一口手中的羊肉。

        可这一口下去,他当即便恶心得吐了出来。

        妈的!

        这又油又腻又没味,还有一股说不上来的腥臊,谁他妈能咽得下去!

        可一抬头,所有人都吃得正香。

        一边吃,还不忘用古怪的眼神看着他。

        “看什么?”

        韩绍一脸懵。

        随即便看到公孙大娘子从怀中掏出一把镶金嵌玉的短刀,从他没啃过的地方,切出一块肉,以手掩面放入口中。

        细嚼慢咽之后。

        公孙大娘子叹息一声,“现在你还敢说你没有问题?”

        韩绍继续一脸懵,“什么意思?”

        “这炙肉,虽不精致,却也没到难以下咽的地步。”

        公孙大娘子凤目直直地看着他,那眼神仿佛在一个异类。

        “我都食得,你却食不得……”

        “你还敢说你没有问题?”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