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迷 - 网游竞技 - 我本边军一小卒在线阅读 - 第六十七章 铁鹞子

第六十七章 铁鹞子

        鹞鹰并翅一拢,身形在长空化作电闪。

        锋利的爪,于展翅的瞬间抓碎猎物的头颅。

        而居于长空之下的辽阔草原上,以赵牧为首的一众将士比鹞鹰更甚。

        微微轻俯的身形,在作出冲锋的姿态之后,便拉出了一道黑色的影流。

        斜于身侧的长刀,就是他们最锋利的利爪。

        以保证他们在临近猎物的那须臾间,将之彻底撕碎!

        “跑!”

        乞颜部残余武者面无人色地望着身后。

        几乎没有任何犹豫地疯狂抽打着座下的战马。

        可尽管这些战马拼了命地奔跑,但身后那些有如黑色死神的身影却越来越清晰。

        清晰到他们能看清楚对方面甲上狰狞的纹路。

        清晰到让他们甚至从中闻到了冰冷的死亡味道。

        一息!

        两息!

        “长生天!”

        跑在最后面的那乞颜部武者绝望地嘶吼一声。

        他很想质问一声,祂为何背弃祂的子民与信徒!

        可是已经来不及了。

        雪亮冷冽的刀气,于转眼间便跨越了彼此之间看似遥远的距离。

        侵入了他的躯体,破灭了他的灵魂。

        那一瞬间,他没看到长生天的使者来接引自己。

        他果然被神庙那些狗曰的萨满祭司给骗了……

        “呼——”

        随着最后一口气息吐出。

        那道原本还保持着前冲的身躯,连带着座下的战马轰然炸开。

        漫天暴散的血雾和肢体,好似鹞鹰爪下四下纷飞的猎物羽毛。

        凌乱而残酷!

        前方亡命奔腾的其他乞颜武者,仓惶南顾间,顿时亡魂皆冒。

        “分开逃!能活一个是一个!”

        “活下来的人记住了!一定要告诉王廷!告诉左贤王!”

        “这些绝对不是普通的雍狗!”

        一位先天宗师不过统御数十人!

        这样可怕的实力,足以跟可汗最精锐的王帐军匹敌!

        不对!就算是可汗的王帐军,也没有这般奢侈!

        这样一支可怕的军队,若是真的只有突袭乞颜部的数百人,也就罢了。

        可如果只是小股前锋……

        没人能够想像……这到底会在草原上掀起怎样的腥风血雨!

        于是就在这仓促间的一阵怒吼后。

        这些仅存的乞颜部武者,也不顾得座下战马已经被抽得鲜血淋漓了。

        再次用力挥动着手中的马鞭,瞬间散开奔逃。

        只是这一死中求活的举动,落在赵牧眼中,换来的只是一抹讥讽的轻笑。

        “散。”

        一声轻描淡写的号令。

        宛如一体的数十将士,瞬间铺开如墨色的大网,向着前方罗网而去。

        而前方那些奔逃的乞颜武者,就好比网中的可怜鸟雀。

        任由它们如何扑腾,只要被网中就难逃一死!

        因为编织这张大网的经纬丝线,是一道道冰冷的死亡刀光!

        ……

        跨着座下神驹,缓步行走在乞颜部的韩绍,遥望了一眼远处的战况之后,便不再去看。

        赵牧这个人虽然内里少了几分主见与坚持。

        但行事还是妥帖的。

        毕竟能在甲字营做到一曲军候,单单是这一点,就不是单纯靠修为能够做到的。

        所以韩绍对他还是放心的。

        真正让他劳心费神的,还是此时乞颜部那常人看不到的虚空中,那一团团不断汇聚而来的血色云雾。

        这些血雾大多稀薄、驳杂,就算他吸收了,换来的也不过是个位数的【经验值】而已。

        对于眼下他天门境修为而言,不过是杯水车薪。

        与其等待什么积少成多,量变引起质变。

        还不如用来滋养麾下的将士,效果立竿见影,快速增加战力。

        而且韩绍最近一段时间,忽然对吕彦口中所说的兵家军势,产生了浓厚的兴趣。

        凝众军之势,汇聚己身。

        以主将之身,跨境诛杀高境修士,有如探囊取物。

        这样的诱惑,对于韩绍而言,又怎么可能不大?

        只是考虑到这等兵家核心秘传,不是好容易得到的。

        所以韩绍一时间不知道怎么开口。

        这么一想,韩绍忍不住瞥了身边再次跟上来的公孙辛夷一眼。

        “大娘子……”

        见先前还一副冷漠姿态的韩绍,这会儿又突然凑上来。

        公孙辛夷眉角忍不住抽了抽。

        这厮难道就不知道面皮这东西,到底是何物吗?

        不过这段时间的相处,她也算是明白了。

        礼下于人,必有所求!

        凡是这厮低下身段,和声跟自己说话,必然是有其目的。

        于是淡漠地吐出一句。

        “说。”

        韩绍也不生气,正了正颜色便试探道。

        “你说我要是想拜入兵家门下……有没有可能?”

        果然……

        公孙辛夷心中叹息一声。

        有些无奈地看了他一眼,而后道。

        “你不是儒家门徒么?轻易改换门庭,不怕他人耻笑吗?”

        韩绍微微一怔。

        他寻思着不过是换个‘专业’,怎么这也会被他人耻笑?

        再说了我一个儒家门徒,如今身处军中,可不是专业不对口么?

        如今想要学习新的专业技能,增强业务能力,这种端正的态度,不应该褒奖?

        可转念一想,倒是回过味来。

        这里到底不是另一边的世界。

        门第之见,门户之别,森严无比。

        什么努力奋斗,从而实现阶级跃升?

        怎么?你要造反?

        韩绍沉默了片刻,还是忍不住再次问道。

        “没有别的办法?”

        对于这厮的贪得无厌,公孙辛夷本想不搭理他。

        可瞥见他眼中的那一抹不甘之色,公孙辛夷还是没忍住道。

        “回去之后,舍了与那女子的婚约,迎娶我那族妹,便可拜入我公孙门庭,归入兵家一脉!”

        婚约?

        韩绍脑海中再次闪过那名为‘婉娘’的女子身影。

        随着披上那层前身魂衣的时间越来越长,女子的身影似乎也越来越清晰,越来深刻。

        甚至给韩绍一种与对方早已认识许久的感觉。

        但他清醒地知道,只是自己的错觉。

        说到底自己只是一只占据鹊巢的鸠,一个窃贼而已。

        而眼看着韩绍沉默了下来,公孙辛夷目光也开始变得有些复杂。

        一如她此时有些纷乱的内心。

        因为她甚至不知道自己到底是希望韩绍接受,还是拒绝。

        或许是接受吧。

        因为那样的话,这厮就不会像如今这般的完美……

        自己也能断了某些堪称可怕的念头。

        然而就在这个想法生出的瞬间,公孙辛夷猛地一慌。

        该死!

        我怎么会觉得这厮……

        公孙辛夷一面在心中暗骂自己,一边努力平复自己剧烈跳动的心脏。

        只是下一刻,韩绍便替她做到了。

        “我拒绝。”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