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迷 - 网游竞技 - 我本边军一小卒在线阅读 - 第七十二章 PUA大师(第二更~!)

第七十二章 PUA大师(第二更~!)

        我本边军一小卒正文卷第七十二章pua大师狼与狗?

        狗,自然是听话和忠诚的。

        那狼呢?

        除了强大之外,还凶残、狡诈,会噬主。

        韩绍意味深长地看着台吉。

        你小子有点沉不住气啊。

        这么快就上赶着给未来的同伴上眼药?

        太急了些……

        不过他也没急着敲打。

        年轻人嘛,好斗总是好的。

        不好斗,怎么去替他这个主人去撕咬敌人?

        那他养他们又有什么用?

        这也是韩绍最欣赏那铁木阿骨打的地方。

        稍稍一琢磨,就明白过来自己这些异族对于韩绍的价值所在。

        并且在想明白之后,迅速以这个为切入点,开始替韩绍调教起那些已经被彻底吓破胆的乞颜部少年来。

        嘶——

        就算是韩绍也不得不在心中惊呼一声。

        天才啊!

        韩绍甚至很难想象一个饱受欺辱的奴隶,竟然有着这样敏锐的心智。

        再联想到若是自己没有穿越,没有来到草原,没有横扫诸部……

        任由这样的蛮族少年自己成长起来,而没有夭折的话……

        韩绍不禁在心中为乌丸部倒吸一口凉气。

        妈的!

        老子好像无意中帮了那些狗东西一个大忙啊!

        想想都亏得慌!

        韩绍黑着脸,心中老大的不开心。

        而他这副陡然阴沉下来的神色,顿时让本就心虚的台吉,一阵惶恐。

        赶忙从马上滚了下来,跪伏在地上。

        “主人!奴错了!奴不该在主人面前,搬弄小心思。”

        “奴该死!”

        看着台吉这副瑟瑟发抖的样子,本来就没打算计较的韩绍,摆摆手道。

        “行了,起来吧,下不为例。”

        而眼看韩绍这般轻描淡写的放过自己。

        台吉心中松了一口气,悄悄打量了韩绍一眼后。

        不知道怎么的,竟然生出几分主人果然宠我的错觉。

        “谢主人!”

        ……

        不大的草地上,一众乞颜部仅存的少年,忘我地扭打着。

        这种混乱的场面下,曾经学过的任何武技,全都失去了作用。

        因为身前身后、左右全部都是对手!

        而为了避免自己沦为那三个‘祭品’之一,所有人在吃了一些闷亏之后,全都放弃了精妙的武技。

        改用最原始、也是最野蛮的战法,不断将别人击倒。

        然后又被另外的人击倒。

        没人敢在这一刻对身边的人,抱有仁慈、怜悯之心。

        也没人敢退缩一步。

        甚至就连惨叫也不敢发出。

        因为他们那刻在骨子里,宛如野兽一般的直觉告诉他们。

        这个时候任何的示弱举动,都可能引得周围人的围攻。

        可尽管是这样,那三个可怜的祭品,还是渐渐被‘挑选’了出来。

        某种意义上讲,这三个可怜的祭品或许不是他们中最弱的。

        但肯定不是最强的。

        “放过我!我不想死!”

        “我们可是同族啊!”

        “阿哥!我记得你说过,要一辈子保护我的!”

        一辈子?

        一辈子有多长?

        活不过今天,一辈子就只到今天。

        阿哥不甘心。

        对不起,阿哥食言了,因为阿哥也怕死。

        面对三人的痛哭与哀求,剩下的一众蛮族少年躲闪着他们的目光。

        掩盖着自己的凶残。

        直到铁木阿骨打递来握得温热的刀柄。

        “去吧,记住了,别一下子砍死了。”

        面对铁木阿骨打咧着嘴,笑得极为狰狞的嘴脸。

        那昔日的乞颜贵种,很想一刀将这个卑贱的贱种砍杀。

        可当余光瞥见不远处那道宛如魔神一般的身影,他也只能将这股杀意强行压下,低眉顺目道。

        “是!首领!”

        说完,顺手一刀便斩在了其中一个可怜虫的身上。

        随后看也不看,直接将刀丢给了下一个人。

        这一刻的他,无比希望那个人能鼓起勇气,杀了这个狐假虎威的贱种。

        只是让他失望的是对方跟他一样怕死。

        接过刀后,胡乱一刀,便丢给了下一个。

        “对不起,我的兄弟,我……我也只是想活下来……”

        不怕死的,都死了。

        活着的,都不想死。

        说话那少年面上虽然痛苦不已,可手上却没有丝毫的留情。

        因为他知道如果此刻被按在这里的‘祭品’是自己。

        也没有人会有放过他们。

        ……

        时间也不知道过去了多久。

        已经策马回转的李靖,有些讶异地看着眼前那血腥的一幕。

        听吕彦一阵附耳嘀咕,才知道这些都是司马新收的一些蛮族奴仆。

        李靖闻言,本能地有些皱眉。

        心中未免有些担心,这些天生豺狼心性的蛮族少年,日后会不会……

        可转念一想,司马是何许人?

        既然这么做,自然他的道理。

        哪里需要他多加置喙?

        于是有些自嘲地哂笑一声,便抱拳道。

        “司马。”

        韩绍微微颔首,回应道。

        “回来了?”

        李靖闻言,赶忙道。

        “这部族已经清理得差不多了,剩下的由冯参他们收罗一阵,便可以了。”

        “末将回来听候司马差遣。”

        虽说司马修为惊天,又有大娘子在旁……

        但让主将只带着几名将士独处一地,李靖总觉得心里有点不得劲。

        于是这才匆匆赶回来,守在韩绍身边。

        对于麾下将士的耿耿忠心,韩绍虽然有些无奈,却也不好说什么。

        不过在瞥见李靖麾下那些将士,在经历过这一波厮杀后,不少人修为又有了一波暴涨。

        只是这些人说到底终究不是自己,无法在系统的辅助下,瞬间消化并吸收这一波暴涨的修为。

        韩绍想了想,便让他们先去一边调息一番再说。

        以免由于根基虚浮,影响以后的晋升,乃至留下一些看似不起眼,实则致命的隐患。

        对此,李靖自无不可。

        别说是麾下的将士了,就算是他,在经历过一波‘大补’之后,原本牢固的气海丹田,也有些沸腾、躁动。

        这让李靖这个早就习惯了刻苦修行的传统修士,既激动,又有些惶恐与不安。

        说到底还是这些修为得来的太容易了。

        也太过诡谲。

        要不是出于对韩绍这个司马的信任,李靖这种本就心思谨慎的人,还不知怎么胡思乱想呢。

        而就在李靖准备退到一边的时候。

        抬眼便看到那些蛮族少年,忽然对着那道穿着破烂皮裘的身影,单膝跪地抚胸行礼。

        “首领!”

        而那道穿着破烂皮裘的身影,则捧着那柄犹自滴血的弯刀,快步走到韩绍不远处。

        扑通一声跪下,将弯刀高举头顶,而后才一路膝行到韩绍面前。

        “主人,阿骨打幸不辱命!”

        鲜血从刀锋处滑落,滴落在他眉角的一处旧伤上。

        让这个昔日的奴隶少年,恭顺中又带着几分狰狞。

        李靖只瞥了一眼,便下意识按了按腰间的镇辽刀柄。

        他很不喜欢这个蛮族少年。

        而且是属于那种杀之而后快,将危险扼杀在萌芽中的不喜欢。

        没想到李靖竟有这般应激反应的韩绍,莞尔一笑。

        “放宽心,我还没有糊涂那个地步。”

        听到韩绍的温言安抚,李靖有些惭愧。

        “司马恕罪,靖,失态了!”

        韩绍无所谓地摆摆手,动了动身子便准备翻身下马。

        可谁知台吉那小子身形一个飘忽,便跪伏在韩绍脚下。

        “主人,当心!”

        韩绍脚下踩实,嘴角却忍不住抽了抽。

        妈的!

        等以后当了皇帝,一定要将这小子阉了带进宫中!

        这等人才留在宫外,实在是屈才了!

        “你家主人手脚健全,以后不用如此。”

        这般告诫一声,见这小子眼珠子一转。

        韩绍哪能不知道他又在心里琢磨自己这话,有没有什么深意。

        索性懒得搭理他,缓步走到铁木阿骨打面前。

        一面亲自动手将他扶起,一面赞许道。

        “做的不错!”

        “你比主人我想的还要出色!”

        听到韩绍这话,一股没由来的潮红涌上铁木阿骨打年轻却粗糙的脸上。

        先前在一众同族面前凶狠、狰狞的他,此刻竟发现自己有些说不出话来。

        “主……主人……我……”

        韩绍见状,拍拍他那脏兮兮的破皮裘,和声道。

        “不用紧张。”

        说着,上下打量了他一番,随后摇了摇头,叹息道。

        “不行……”

        这一声‘不行’,铁木阿骨打脸上的血色瞬间消失。

        正哆嗦着嘴唇,不知道说什么是好的时候。

        却听韩绍继续道。

        “就算是我的奴,也应该锦衣华袍!”

        “怎么能穿这等腌臜难堪之物!”

        说着,一面将自己罩在甲胄外的战袍解下,披在铁木阿骨打身上。

        遮住了他那身破烂皮裘。

        一面冲那些乞颜部少年吩咐道。

        “去,替你们的首领去寻一件最好的皮裘!给他换上!”

        说着,韩绍语调森寒道。

        “记住了!以后你们这些人要是谁比阿骨打穿得好……”

        “立斩不赦!”

        这话说完,一旁的台吉赶忙上前翻译。

        等到那些乞颜少年听懂之后,忙不迭撒丫子跑去族长毡房的时候。

        韩绍一扭头,便看到身前的铁木阿骨打泪眼婆娑,身形颤抖。

        “长生天在上!”

        “我铁木阿骨打,主人最忠诚的猎狗!在此立誓!”

        “此生若背叛主人,必死于万箭穿心之下!”

        “此生灵魂必不能归于长生天!”

        死于万箭穿心之下,算是草原上最毒的誓言了。

        看着铁木阿骨打以手抚胸,向长生天立誓的模样。

        韩绍叹息一声,神色不忍。

        “何至于此?”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