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迷 - 网游竞技 - 我本边军一小卒在线阅读 - 第七十三章 牧羊犬与羊(第三更~!)

第七十三章 牧羊犬与羊(第三更~!)

        我本边军一小卒正文卷第七十三章牧羊犬与羊若她涉世未深,就带她看尽人间繁华。

        若她心已沧桑,就带她坐旋转木马。

        同理,若他久经苦难,就给他温暖。

        若他衣衫褴褛,就给他锦衣华服。

        若他还要更多……

        那就给他一个巴掌吧……

        ……

        人心这东西有时候是带有一定正反馈机制的。

        当某种需求被满足、填满之后,往往会抑制不住地亲近对方、回报对方。

        曾经韩绍一直用这套反馈机制来应对女性友人。

        现在换了一个世界,好像依旧是无往不利。

        所以某种意义上讲,如果将人比作一台机器,促使其运行的底层架构和内在逻辑,都是共通的。

        这一点,不分男女。

        韩绍给了铁木阿骨打活下去的机会。

        赐予了他主宰他人生死的权力。

        还给他披上了象征荣耀的战袍。

        让他从一个最卑贱的奴隶,一夕之间彻底凌驾于那些曾经的高高在上之上。

        这样的多重需求满足之下,铁木阿骨打对韩绍的感恩戴德,自然也在情理之中。

        所以韩绍并没有怀疑铁木阿骨打刚刚誓言的真实性。

        因为如果他撒谎的话,根本不用韩绍动手。

        眼前这些乞颜部的昔日贵种,会很乐意替韩绍撕碎他的。

        呵呵,这就是养狗的乐趣。

        ……

        杀人其实是一件很快的事。

        但这是要建立在对方不会到处乱跑的情况下。

        所以尽管将士们在冲进乞颜部后的第一件事,便是控制了马群。

        可等到真正将这个数千人的部族彻底清理干净,已经是一个时辰之后的事情了。

        而接下来就是枯燥的善后事宜了。

        其中最重要的一件事,就是筑京观。

        男人嘛,说到了就要做到的。

        韩绍也从来不相信什么以德报怨的蠢话,他这个人信奉的向来都是别人扇我一个巴掌。

        在法律条文允许的前提下,他只想把扇他巴掌的人头拧下来,再踹上一脚。

        这样才觉得痛快!

        穿越这些天来,他虽然没亲眼见过廊居和定远城外的那座比城墙还高的尸山。

        但之前突围一战,百余女子在他面前惨死,已经让他脸上火辣辣的疼了。

        更别说自从他在这方世界睁开眼,就一直被人跟撵狗一样追着跑。

        这一天天不断积攒的戾气,足以让韩绍心中的毁灭欲望,彻底绽放。

        所以在看到一具具冰冷的尸体被高高垒起的时候,韩绍心中不但没有生出什么太多的怜悯。

        反而觉得不够!

        远远不够!

        ‘或许在未来的某一天,在那乌丸王廷之外,筑上一座大大的京观,才真正的合适……’

        韩绍按着腰间悬挂着的睚眦,如是想着。

        随后忽然莞尔一笑。

        “台吉……”

        被韩绍点名的台吉,冲身边的铁木阿骨打扬了扬眉,露出一抹倨傲的眼神,才恭声回应道。

        “奴在。”

        韩绍没有在意他的小动作,指着两人身后的那些乞颜部少年,淡淡道。

        “问问他们,看到那座京观,有什么感想?”

        台吉闻言,有些不解。

        一堆死人而已,有什么好感想的?

        想当初咱赤树部族长爷爷的脑袋,还是台吉我亲自摆上去的呢!

        可面对韩绍的指令,他自然不敢违逆。

        随后便转头看向那些乞颜部幸存下来的少年。

        或许是台吉先前一箭射杀他们同族的印象太过深刻。

        所以相对于凶狠的铁木阿骨打,这些少年反倒是更畏惧眼前这个看似人畜无害的瘦弱少年。

        “看到那里没有,主人问你们,有什么感想?”

        台吉笑眯眯地说着,声音带着几分诱导的意味。

        “是不是很伤心?很痛苦?”

        那些乞颜部少年下意识顺着台吉所指的方向看去。

        那一具具鲜血已经流干,或者已经被冻住的尸体,狰狞而恐怖。

        可再狰狞、再恐怖,那也是他们的族人,甚至是亲族长辈啊!

        这一刻,不少少年已经眼中泛起泪光,神色悲痛。

        他们是懦夫!

        是在这个世界苟延残喘,屈辱求生的蛆虫!

        更有甚者,甚至开始对那些造成这一切惨状的黑甲死神,露出微不可查的仇恨目光。

        而见到捕捉到这一幕的台吉,顿时露出了开心愉悦的神色,继续循循善诱道。

        “没事,放心大胆地说,说出来心里就舒服了……”

        说啊!

        快说!

        把心中的不满与愤怒说出来。

        这样,台吉就能帮主人将你们这个肮脏野蛮的蠢货……通通杀光。

        然而就在台吉用充满期待的眼神,看向那些乞颜部的少年时。

        一旁的铁木阿骨打却有些看不下去了。

        以他的智慧,自然一眼看透了台吉的险恶用心。

        虽然铁木阿骨打也想不通,眼前这个看似腼腆、良善的少年为什么会这般憎恨他们这些同族。

        甚至恨不得他们全部都去死。

        可他却不能眼睁睁地看着某些蠢货,做出愚蠢的举动。

        毕竟说到底他们都是主人的财货。

        更是他铁木阿骨打在主人面前实现价值的本钱!

        莫名其妙的死去,实在是太过浪费!

        于是当即用蛮语打断道。

        “台吉!够了!”

        “主人让问什么,你就问什么!”

        “不要说什么多余的话!”

        人靠衣裳,马靠鞍。

        在换上一身崭新且华丽的皮裘后,铁木阿骨打总算有了几分昔日铁木部少族长的模样。

        此时皱眉说出这话时,粗糙的脸上面色冷峻。

        甚至已经展露出了几分不凡的气度。

        而当听到他这话之后,那些被台吉牵动了情绪的乞颜部少年,顿时一惊。

        短暂愣神后,便回过味来。

        随后齐齐用惊悚的目光看向了台吉。

        被人打断了快乐进程的台吉,有些不满地瞥了一眼铁木阿骨打。

        嘴里小声嘀咕道。

        “阿骨打,你应该站在我这一边。”

        “只有咱们才是同类,也只有咱们这样的忠犬,才配站在主人身边。”

        “这些养不熟的蠢货不配分享主人的荣光,应该趁早替主人杀光才对。”

        面对台吉突如其来的袒露心声,铁木阿骨打非但不觉得荣幸。

        反而只感觉自己背后一阵发凉。

        而那些乞颜部少年更是如此。

        巨大的恐惧之下,所有的伤感与仇恨都在这一瞬间消失不见。

        有的只是无尽的惶恐与不安。

        于是根本不等台吉继续说什么,所有人都陆续跪倒在韩绍的面前。

        痛哭流涕的表示。

        乞颜部的族人都是咎由自取。

        都是因为他们的父辈,跟着可汗南下才引得主人的雷霆怒火。

        总之一句话,乞颜部今日遭遇的一切,全都是自己活该。

        都是他们罪有应得!

        他们很感激主人赐予他们的活命之恩。

        以后绝对会做主人最忠诚的猎犬,为主人撕咬一切遭遇的敌人。

        听到这些感想的韩绍,终于满意地点点头。

        并且用充满期许的眼神看向他们,口中赞许道。

        “你们能有这样的认知,主人很欣慰。”

        “也相信你们会成为最凶猛,也是最忠诚的猎犬!”

        “奴多谢主人!”

        一片感恩戴德的感激声中。

        韩绍眼神平静地看向一旁神色怡然自得的台吉。

        “小时候,阿爸当着所有羊的面,杀了一只羊……”

        “愤怒的羊群想要用头上角去顶阿爸,可后来我家的牧羊犬冲着羊群一通叫唤……”

        “羊群就冲着牧羊犬去了。”

        台吉腼腆一笑。

        “台吉现在就是主人的那只牧羊犬。”

        听闻台吉这一通‘牧羊犬与羊’的故事,韩绍哈哈笑道。

        “台吉会是整个草原最有智慧的人!”

        ……

        还有两章!